电视资讯

苹果抄袭英特尔设计将侵权专利一并抄袭法院判决苹果赔偿5亿美元

2019-11-09 17:06: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在最新的苹果手机发布会上,苹果宣扬使用了自主研发的GpU,但其实,这款GpU是根据Imagination的GpU略作修改的产物。

虽然目前还不清楚Imagination和苹果之间具体有甚么协议,但从过去的例子来看,苹果并不乏侵权的前科,苹果曾引以为傲的A系列处理器就侵犯了威斯康辛大学专利。

苹果抄袭英特尔设计将侵权专利一并抄袭法院判决苹果赔偿5亿美元

苹果侵犯威斯康辛大学专利

不久前,美国麦迪逊市地方法院做出裁决,认定苹果公司侵犯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下属专利机构的专利,并命令苹果公司向其支付5.06亿美元赔偿。而在2015年时,美国陪审团曾要求苹果向威斯康辛校友研究基金会赔偿2.34亿美元。现在,法官要求苹果多支付2.72亿美元,之所以增加这些赔偿,法官解释是由于苹果依然在继续侵犯其专利,另外还有苹果拖欠赔偿产生的利息。

苹果抄袭英特尔设计将侵权专利一并抄袭法院判决苹果赔偿5亿美元

据业内人士分析,早在看到苹果和威斯康辛校友研究基金会第一审的材料以后就知道,苹果从一开始就是注定败诉了,没有胜望。由于苹果的律师团队的主要攻击/防御线路,基于当年DEC Alpha的另外一项相干专利,已被Intel尝试过了,根本走不通,不足以对威斯康辛的专利构成足够威逼。毕竟当年Intel都栽在了这个专利上,并通过与威斯康辛大学和解赔偿了了1.1亿美元。

苹果抄袭英特尔设计将侵权专利一并抄袭法院判决苹果赔偿5亿美元

威斯康辛大学并不是专利流氓

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在计算机体系结构与处理器微结构研究领域具有非常强的技术实力,诞生了众多影响力极大的科研成果。像3C-高速缓存命中率分析模型、体系结构研究中常用的瑞士军刀“Gem5”模拟器、乱序多发射微结构中至关重要的重排序缓冲区(ROB)、解耦式结构等都是该校的研究成果,而且还培养了一大批顶尖技术人才,子弟徒弟遍及全球各大公司几乎所有微结构设计研发团队,从年资上推断威斯康辛大学几大金刚的学生现在恐怕都做到了一些团队的首席架构师。

Intel和苹果侵犯的是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的研究基金会(WARF)所持有的编号US5781752的专利。该专利的主要发明人Gurindar Sohi是威斯康辛麦迪逊分校的杰出人材,在乱序多发射微结构框架等方面做出过杰出贡献,在2011年更是荣获计算机体系结构领域最高奖Eckert-Mauchly Award。

Gurindar Sohi

就具体专利来看,这项专利名为“面向并行处理计算机的基于表的数据推测电路”,是一项访存地址的推测性反别名分析专利,用于load/store unit,是一项实打实的微结构专利技术,用于帮助处理器进行访存地址依赖性分析。在模拟器上,这个设计能使Spec int 92/95上得到了5%~40%不等的加速,乃至在有的子项上逼近了理论最优值。Intel和苹果在处理器设计中均侵犯了该专利也能看出,这项专利是具有较高含金量的,而非专利流氓简单炮制坐等大鱼上钩的产物。

Intel和苹果缘何接连侵权

据业内人士分析,虽然Intel和苹果接连侵犯了US5781752专利,但这项专利并不是绕不过去,Intel触雷有很大程度上是大意和威斯康辛在这件事情上有不厚道的行动。在上世纪90年代,由于Gurindar Sohi在业界的威信和研究成果,Intel主动提出资助Gurindar Sohi的研究计划,Gurindar Sohi在3年时间里接受了Intel的资助,而且在这期间,Intel并没有明确要在资助中附带对专利授权的条款。

在1996年,Gurindar Sohi申请了专利,在1997年,整套设计方案和初步模拟测试结果发表在了计算机体系结构国际顶级学术会议ISCA 1997上。Gurindar Sohi也向Intel汇报过这项技术,并明确这项技术已申请专利。

不过,也许是由于Gurindar Sohi和Intel异常良好的关系使问题没有显现出来——Gurindar Sohi常常去Intel介绍研究成果,并接收Intel的工程师读博;Gurindar Sohi也从Intel取得评选毕生教职和政府研究基金所需的推荐信。但是在Intel的Core 2芯片侵犯了US5781752专利以后,Intel被WARF告上了法庭。

如果说Intel触雷还情有可原,那么在有前车之鉴的情况下,苹果照旧触雷,就非常耐人寻味了。根据业内专家分析:苹果触雷则是多半因为抄袭/鉴戒了Intel的设计,随着一起栽了进去。

结语

Intel和苹果侵犯US5781752专利的案例,业界的所有微结构团队都应当研究过这个案子,笔者咨询的专家还私下问过威斯康辛的两位王牌教授,和核心当事人之一的Gurindar Sohi。

他表示:这件事情背后的博弈比你想象的复杂很多很多,WARF出手前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对苹果败诉的判决结果,业界圈内很早就明确了,只是触及利益冲突太多,没有对外流传。

尘埃落地与否,第一次庭审过后就没有疑问了,唯一可以辩论的问题是苹果的赔偿具体什么时候到款于威斯康辛的账上,和威斯康辛与Intel闹掰以后又打算如何处理与苹果的关系,而不是苹果还能不能力挽狂澜。

1名业内人士还表示:为了保护本身形象,我不怀疑苹果公司的公关会采取手段隐瞒/压抑/粉饰报导(2个月过去了,这件事并没有被大肆报导可见苹果的公关能力)......可以期待一下的是,苹果估计还不会是栽在这个专利上的最后一个公司。

另外,某自主CpU的架构师告知笔者,CpU的微结构怎样设计是只有自己才知道的事情,而WARF之所以能对Intel和苹果侵犯US5781752专利知道的一清二楚,极有可能是从内鬼取得的消息。

毕竟正如前文介绍,威斯康辛麦迪逊作为圈内风头最劲的牛校之一,子弟门徒遍及几近所有微结构设计研发团队,从年资上推断威斯康辛几大金刚的学生现在恐怕都做到了一些团队的首席架构师,业内人脉耳目众多,美国几大芯片巨头中,任何一款在研发的芯片,哪怕没有上市的芯片,都是瞒不过他们的。

viagra正常人

redviagra说明书

治疗阳痿的伟哥万艾可真的那么好吗

枸橼酸西地那非片有什么副作用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