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古言小说我若离去后会无期上官焱的心底徒然生出一股怒气

2019-11-09 23:59: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古言小说《我若离去,后会无期》全集免费浏览

第九章 嫉妒

自那天起,上官焱便恢复了以往的冷漠,他照旧宠极了杨菁,也照旧不踏入杜清欢的宫殿一步。

“娘娘,您何必呢?”梦秋扶着大病初愈的杜清欢在花园里漫步,语气遗憾。

“何必……”杜清欢闻言,露出1抹无奈的浅笑,苍白消瘦的脸多了几分血色,“你觉得,我和他,还有回转的余地吗?”

如果上官焱没有害得她父亲死去,没有那末绝情的害她成了现在的瞎子,她也许还能够撑着去爱他。

但是现在,他们之间已太远了。

杜清欢的语气带着些许的惆怅,就在这时候,一阵冷风吹过,将她身上的披肩吹了下去。

“披肩!”梦秋见那披风被吹得老远,惊叫1声,跑过去捡。

杜清欢本想把她叫回来,却也来不及了,她现在又不过一个废人,只能等着她回来。

摸索着想要找个地方坐下,杜清欢的手微微颤抖着,但脚下却突然踩上了一块凹凸不平的石头,重心不稳,她的身子立马就晃了晃,一副行将倒下的模样。

但是,预想中的痛楚却并未袭来,杜清欢的身子被一双有力的温热大手轻轻扶住,“你没事吧?”

那人的声音清冽却带着几分关心的意味,熟悉的声音,让杜清欢本来惊惶的心情安稳了些许,她浅浅的笑了笑,“承哥哥。”

司徒承,乃是她父亲的关门弟子,比起她的医术来说,更精通于诡谲的毒术,他们两人从小便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若非她当年执意要嫁给上官焱,也许,她会是他的妻子。

“皇后娘娘。”

司徒承彬彬有礼的行礼,却止不住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子。

本日的杜清欢,并未穿着皇后那华丽不可方物的衣饰,看起来显得清丽可人楚楚可怜,一时间,竟然让他记起那个在梅子树下巧笑嫣然的少女。

看来,皇后的位置,她坐得很辛苦。

就在两个人各自想着心事时,突然,一道冷冽的声音却猛地响起,“朕的皇后不知道在和邻国的王爷说甚么悄悄话,居然要这样亲密无间?”

上官焱那黝黑的眼珠里,闪动着怒火重重,看着眼前那看似亲密的两人,他竟感到胸腔里阵阵的憋闷。

对他那般抗拒不屑,原来是与野男人勾结上了?

他还真是小瞧了杜清欢这个倾慕虚荣的女人!

“皇上?”杜清欢闻言,立马挣开了司徒承的搀扶,颤颤巍巍的跪下,“臣妾身在后宫一向恪守规矩,只是一时脚下不稳,被王爷搀扶,请皇上明鉴!”

她低着头,语气不骄不躁,却让上官焱的心底徒然生出一股怒气。

顾不得还在一边的司徒承,上官焱大步地走过去,一把把还跪着的杜清欢拉了起来,凑在她耳边,“你还知道你是朕的女人?朕看你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攀上别的高枝了!”

杜清欢垂眸,眼底掠过一丝失望,“既然皇上执意如此,臣妾,也无话可说。”

上官焱看着杜清欢那倔强的模样,眸光愈发冷冽,“好,好,好,这便是朕的皇后。”

就在杜清欢满心以为上官焱定要狠狠处罚她时,那怒极的男人却突然一把把她抱了起来,威慑性地在上官承眼前走过,向着她的静安宫大步而去。

第十章 折磨

杜清欢被上官焱一把扔到了床上,那毫不留情的力道,让她本来就脆弱的身体又是一阵刺痛,但她却强忍着,没有出声。

“杜清欢,朕是应当教教你规矩两个字怎样写了。”上官焱却不让她逃避,细长的手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

杜清欢没由来的有了不祥的预见,想要逃,身上的衣物却被男人那有力的手一把撕扯了下来。

此刻的上官焱,恍如已没了平时那冷漠的表象,他只想将这几日来心底的不快和憋闷完完全全的发泄出来。

“放开我!”杜清欢使劲的向后退着,可是却怎么也逃不过上官焱的手心。

身上的衣物很快就被悉数褪去,上官焱的动作也没有丝毫的温柔怜惜,没有丝毫的爱抚便冲撞入她的身体。

“这样,皇后可会觉得满足?”上官焱的动作愈发粗鲁,喘息着发问。

杜清欢死死咬着嘴唇,不肯发出声音,哪怕,明知道这样只会被折磨得更惨,可她却还是强忍着。

“皇上不一直厌弃臣妾邋遢吗?怕不是没有在俪妃那里得到满足就来找臣妾发泄怒火,那样的话……啊!”

杜清欢的话没有说完,便被上官焱一个大力的顶撞给淹没回去。

“皇后清楚的话是最好,朕只是怕你不甘寂寞,让你苏醒一下罢了。”

上官焱狠狠地在杜清欢那细嫩的皮肤上留下一个齿印,眼神尽是凶恶的占有欲。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

杜清欢已经完全没了知觉后,上官焱才宣泄出来,看着那被折磨得几近昏厥过去的女人,眸光暗了暗。

又由于这个他讨厌的女人而失控了。

但他居然觉得这个女人,仿佛也没那末惹他厌烦了。

想着,上官焱伸出手,想要触碰她那消瘦的小脸。

“不,不要……放开我……”已经昏过去的杜清欢,却下意识的瑟缩着,脸上满是惊骇和抵触。

那样的她,竟然没由来的让上官焱一阵心痛。

“敬酒不吃吃罚酒。”男人终究还是没有停留。

他是帝王,杜清欢再怎么,也不过是他后宫里的一个女人,她不是杨菁,与他有救命的恩情,她没有那个资格去与他耍脾气。

……

那天后,上官焱又是几个月不曾过来静安宫。

杜清欢也极少出门去,上次的事情,已让她失去了外出的兴趣,反正,她不过一个废人,出去了也见不到所谓的美景。

“求菩萨保佑我的家人平平安安。”杜清欢跪在佛像前,轻轻地开口,想要起身,突然感觉到阵阵的天旋地转,然后竟直接晕了过去。

再醒过来,她的静安宫竟然热烈了许多,杜清欢皱着眉,听着那嘈杂的动静,“梦秋,梦秋?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过是身子衰弱昏过去,怎么搞出了这么大的阵仗?

“皇后娘娘,恭喜,您有喜了。”御医看到她那不明所以的样子,出声。

杜清欢全部人却愣住了。

有喜?

她的手忍不住摸了摸小腹的位置,不可置信的开口,“肯定是真的?”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却没有想象中的狂喜,反而,略显疲惫的低下了头。

这算什么?

她竟然怀孕了,这个孩子,在她全心全意爱着上官焱的时候不来,却在她决意离开他,放弃他的时候来了。

多么讽刺。

“娘娘,这是你以后的依仗,还有,也是我们杜府的依托,您一定要好好护着它!”梦秋把几太医送走以后,握着杜清欢的手,语气里尽是激动。

这是皇上的嫡子啊!就算他不受宠,身份的尊贵却不言而喻。

在这残酷的后宫里,孩子才是女人安身立命的根本。

杜清欢垂眸,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抚摸着腹部的手却微微用力。

第十一章 去死吧

杜清欢静养了好久,腹部也一天天的隆起。

又是一天晴天,她坐在窗前,手轻轻抚摸着那已开始胎动的位置,表情安宁极了。

一开始,她对这个孩子的感情是复杂的,毕竟,他的父亲是上官焱,是那个害死了她父亲的男人。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她那个黑暗不见天日的世界里一点点的感受着这个小生命的长大,居然是那么奇妙的事情。

杜清欢的唇边噙着一丝笑容,她已决定了,就算上官焱不喜欢这个孩子,她也要好好的把他养大。

就在杜清欢闭着眼,轻轻地哼着歌时,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杜清欢下意识的皱眉,她看不到以后,听觉就格外的灵敏,可她这静安宫早已经安静了好久,哪来的什么人来探望?

“妹妹来给姐姐请安。”杨菁看了一眼杜清欢那高高隆起的腹部,眼底却满是愤恨。

这些日子来,皇上虽然不曾来探望过杜清欢这个贱人,可却也根本不踏进后宫一步,她这个名义上最得宠的宠妃的孩子,就像是个可有可无的摆设。

这一切,一定和杜清欢脱不开关系。

“俪妃mm?”杜清欢听到她的声音,下意识的向后躲了躲,手护着肚子,表情带着几分紧张,“你不在宫里好好照看小皇子,来这里做甚么?”

杜清欢几近是下意识地感觉不好,想要叫人来,却记起她这个皇后宫里早已冷清的不像话。

“姐姐说的太客气了,我今天可不就是抱着我家麟儿来看看姐姐吗?”说着,杨菁轻轻地晃了晃怀里的婴儿,把那睡得香甜的孩子给弄醒了。

全部空旷的宫殿里,立马响起了孩子的哭声,“mm这几日想着,若是姐姐的孩子生出来,那一定是极其尊贵的,想到这儿,未免就有些心中不安了……”

杨菁轻轻地笑着,一步步地走过来,眼里的光却是凶恶的,杜清欢发觉到不对,惊叫,“梦秋,梦秋,你在哪儿?”

可是没人回应她,房间里只有引人心烦的孩子的哭闹声。

“本宫现在什么处境,俪妃mm再清楚不过,何必再为了不可能存在的威胁而铤而走险?”杜清欢额头上沁出汗珠,双手也微微颤抖。

“mm一向不喜欢不稳妥的事情存在,比如,你这个人,比如,你的孩子。”杨菁停下脚步,“当初是我冒领了你的身份靠近皇上,是我对他说你偷看了我的日记,所以你才对一切都了如指掌,之前若是皇上始终不亲近你也就算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之前的上官焱,断不愿碰杜清欢一根手指头,可现在却允许她怀着他的孩子,这样的威胁,已让杨菁感到危险。

“所以,你就赶快去死吧!你的一切都有我,有我的孩子来继承!”杨菁的眸里闪过一丝暗芒,手捉住杜清欢的胳膊,用力地晃动着,“姐姐,你要做甚么,求求你,不要摔死我的孩子!”

说着,一把朝着杜清欢的方向扑了过去。

第十二章 冷宫

杜清欢心里一惊,想要逃开,可她衰弱的身子却抵不过她的力气,眼看着两个人的动作愈发剧烈,就在她行将摔倒的时候,一只手却猛地扶住她,“停止!”

来人是被宣进宫商量秘事的司徒承,杜清欢被救下,却完全想不到其他,她只能努力地护着自己的肚子,避免孩子遭到任何伤害。

方才的惊吓,仿佛让她动了胎气,腹部已开始隐隐作痛。

“司徒承,你大胆!”杨菁见状,语气立马咄咄逼人起来。

这可是她寻觅了好久的机会,就这么被破坏了?她不甘心!

“皇后娘娘身子衰弱,经不起俪妃娘娘的折腾,还请娘娘宽恕在下的莽撞。”司徒承不骄不躁,语气平淡却没有退意。

“你!”杨菁被他那模样吓住,气势弱了下来,就在司徒承松了口气,想要看看杜清欢的情况时,突然,却听到了太监的宣读声。

“皇上驾到!”

下了早朝的上官焱听闻杨菁来杜清欢这里,几近是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明明,他是想让杜清欢这个女人好好的吃点教训的,可在听到这个消息时,他竟还是心急了。

不曾想,他一来,看到的却是这类画面,杜清欢全部人都几近要靠在司徒承的身上,哪还有半点曾在他眼前的狂妄和自持?

“杜清欢,你好大的胆子!”上官焱怒极,一把把两个人拉开。

杜清欢却轻哼一声,脸色愈发的煞白了。

“皇上,臣妾了探望皇后娘娘,不料麟儿突然哭了起来,也不知是怎么的就惹恼了姐姐,她居然要把皇上和臣妾的孩子摔到地上,皇上,为臣妾做主!”

杨菁看到上官焱来临,立马跪下,梨花带雨的哭着。

杜清欢却已头昏眼花,她实在衰弱的很,连杨菁在叽叽喳喳的说什么都听不清楚。

“皇后,俪妃说的可是真的?”上官焱看过去,眼底尽是复杂。

杜清欢强忍着不适,“皇上,臣妾……臣妾真的不舒服,怕是已动了胎气,请皇上让司徒太医为臣妾诊治……”

杜清欢哪里顾得上上官焱怎样想,她现在只感到她的孩子可能会出事,所以,宁可冒着惹怒他的危险,也要求他给她医治。

上官焱的脸色,在听到杜清欢所说时冷了下来,指节被他用力捏的发白,这个女人,实在不知好歹!

他人在这里,居然心心念念的,还是另外一个男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杜清欢冷汗连连行将昏过去的时候,上官焱才冷冷地开了口,“给她诊治!”

司徒承这才如获大赦,给杜清欢小心肠诊脉,而上官焱没有离开,冷眼看着这一切。

“我的孩子,会有事吗?”杜清欢轻轻地开口,“师哥,我唯一能信的就是你了,求求你,帮帮我。”

杜清欢的声音很轻,但在上官焱的耳中却分外的刺耳。

他看着那两个人看似和谐的样子,最终,还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杜清欢被司徒承救治了1整夜,醒来听到的第一句,就是上官焱的诏书,“皇后杜清欢德行有亏,移去冷宫,不经朕的允许,不准踏出一步!”

她没有哭也没有闹,她清楚的,那个男人一向不信她,杨菁说甚么就是甚么,不都已经习惯了么?

可感觉到身上那沉甸甸的重量,杜清欢却还是心里酸痛着。

原来,他竟真的丝毫不在乎她,不在乎这个孩子。

明明已心知肚明,可是她却照旧由于孩子的存在而自作多情了。

古言小说我若离去后会无期上官焱的心底徒然生出一股怒气

本文出自企鹅号作者言书阁(看全集关注微信公众号:言书阁)书号607,转载请注明出处

印庋神油

印度万艾可伟哥官网

viagraampan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